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咨询 网上挂号
中心首页 中心介绍 新闻动态 咨询快照 心理专家 咨询指南 健康知识 咨询留言 企业EAP 教育培训
焦虑 强迫 恐怖 神经衰弱 歇斯底里 性心理 抑郁 危机干预 疑病 人格障碍
孩子,你已经尽力了
成都情感驿站   2011-01-21 12:27:31 作者:罗天凡 来源:成都心理咨询 文字大小:[][][]
人民网和中国心理联盟联合推出5.12全国心理援助热线400-882-8512于5月30 日开通后,全国各地区的热线分部陆续接到了灾区同胞及亲历5.12地震相关人员的心理求助电话,由于涉及到个人隐私及其他原因,我们热线组人员根据实际情况陆续整理部分热线案例,以便能对有同样问题的朋友有所帮助。

  孩子,你已经尽力了

  热线值班组成员:罗天凡,中国心理联盟四川分部主任、国家心理咨询师、IPCF注册心理咨询师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在四川汶川县发生8级地震。与此同时,成都震感强烈,成都市民在街上躲避。北京、上海、台湾均有震感,全国大半地区有明显震感,震中位于阿坝州汶川县,地震造成了严重的生命和财产损失。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但现在回想起哪一刻仍让我记忆犹新。

  12日下午我正在14楼办公室整理一些心理咨询的案例资料,突然感觉脚下的地面有一些震动。怎么装修搞这么大动静,我第一时间想到了我们这一楼的厕所正在装修。办公室一位女同事问:罗老师,刚才地下是不是在动?我还没有来的及回答她地面又开始晃动起来,而且幅度越来越大,桌面的笔筒倒了下来,我站起来想看看是怎么回事,但是根本就无法站立起来,只能采用半蹲的姿势勉强站着。背后的书柜也在剧烈的摇晃,书柜上的一个花瓶掉了下来,差一点砸在我的头上。怎么回事?我在心里问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地震,我们这一代也没有经历过地震。

  “地震了,快跑!”外面传来了尖叫声,哭喊声,急促跑动的脚步声……一片混乱。地震!完了!怎么办?我的头脑中一片空白,大概持续了2、3秒的时间,整个房子继续摇晃,而且幅度越来越大,没有要停的感觉。不要慌!我告诉自己,头脑中快速的闪出几个选择,跟大家一起跑,坐电梯,不行!从14楼走楼梯跑下去大概需要几分钟时间,如果楼要塌,可能还来不及跑出去,楼梯上现在很多人,不行!到厕所去,正在装修,不行!该怎么办?我又开始慌了,一系列的选择都被否定!你还是学心理学的呢,这个时候要镇定!要稳住!“不要慌!等一下,靠墙角蹲下!”我大声喊到,我想稳定同事们的情绪,其实也是在稳定自己的情绪。我靠着墙角度过了可能是我这一生最漫长的几秒钟,我想到了自己的爱人、我的妈妈、爸爸、我姐姐……就在这个时候,地面摇晃的幅度好象要小一些了。

  走!我们撤!跟着同事们我跑到了消防通道,这个时候楼上还陆续有人往下跑。按次序往下走!不要挤!我喊到。这个时候一个女同事看见前面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瘫到在地上,急速的跑过去扶起老太太说:我们往下走!没事了,马上就要停了!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女士也帮忙去扶,其实整个楼都还在摇晃,但这一幕让我很感动!不要拥挤,按顺序往下走!我害怕后面的人如果不按顺序往下跑就会撞倒他们。几分钟后我们到了楼下,周围都是楼房,感觉好象都要倒了一样,我们到马路中间去,到空旷的地方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地震已经停了下来。我拿出电话想和家人联系,有信号,但是所有的电话仿佛都被掐断了一样,没有一个能够接通。站在路的中间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看周围的人群,有的在笑,有的在哭,有的瘫坐在地上,有的几个人抱在一起……这就是地震!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都在谈论着地震,听广播,看新闻,了解着关于地震的一切,我再次被一系列的数据震撼了,死伤的人数在不断的增加。很庆幸我和我的家人都没事。

  我该做点什么,我可以去做点什么?我问自己。献血,我去报了名,由于是B型,不属于急缺的血型,要等待通知。为什么不利用自己的特长呢?于是我想到了中国心理联盟在四川的优势,以中国心理联盟的名义紧急召集了可以联系上的30多名心理咨询师和相关专家,加入了省总工会组织的心理救援行动。

  5月20日我随专家团到了都江堰,进行了为期一天的心理危机干预工作。

  5月21—22日我们到了江油市,进行了为期两天的心理援助工作。

  在江油市的一所中学里,我接触到这样一个比较典型的个案:

  这是一个北川的男孩子,小王,15岁,初中二年级,父亲在广州打工,母亲在北川老家家里,他在江油读书。地震当天他们学校正准备要上课了,他正在去教室的路上。地震当时他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整个天好象要塌下来了一样,地球好象已经失去了引力,感觉自己好象要被甩离地面,周围的房子都在剧烈的摇晃,他想去抱住一棵路边的树,但是又被剧烈摇晃的树干弹倒在地上。当时都被吓呆了,坐在地上半天都没有动。后来知道是地震了,家里的人都联系不上。就和老师请假想回老家去看看妈妈,当时老师没有同意,说你一个娃娃回去有什么用。但他还是偷跑了回去,只带了一瓶矿泉水就出发了,路上没有交通工具,只有徒步,路上到处都有滑坡的山体堵塞着交通,随时都在余震。路上只要一碰到认识的人就问看到我妈没有?但是都没有信息,走了十多个小时才终于到了家里,所有的房子都倒了,好不容易才在一堆废墟面前找到了妈妈,但妈妈当时已经昏迷了。后来听救妈妈出来的邻居说,地震当时他家的房子就倒了,妈妈的左腿被倒下的墙砸断,头又被掉下的房梁砸中,他们把她拖出来的时候还是清醒的,可以说话,过了一会儿就昏迷了,但是还有心跳,现在也没有办法,只有等有医院的人来救了。已经过了一天了,但是还没有看到有救护车上来。小王跪着感谢救他妈妈的邻居,跪在妈妈身边一直呼喊着妈妈,但是妈妈一直没有回应。小王知道,如果一直在这里等不是办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医生过来,路上的情况他很清楚,到处的路都断了,车根本就进不来,只有把妈妈想办法先弄出去再找医生,这样可能还要好些。就这样,小王先把妈妈的腿用木棒固定好就背着妈妈往山下走。

  “妈!你一定要坚持住哦,我们下去找到医生就好了!”一路上小王不停地和妈妈说着话。又经过近10个小时艰难的山路,走一段休息一下,小王终于把妈妈从里面背到了一段没有塌方的马路上,这个时候小王也已经筋疲力尽了。这个时候救援的车也赶了过来,小王就和妈妈一起上了一辆救护车回到了江油市的医院。经过两天的抢救,小王妈妈因颅内出血和感染还是没有醒过来。小王的父亲也从外地赶了回来,处理了妈妈的后事。

  但是从医生宣布妈妈离开的消息那一刻开始,小王就很少说话,基本上没有和别人交流过。当我见到他的时候,小王表现为目光呆滞,偶尔会使劲的咬牙。我坐在他的旁边,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背,开始聊了一些地震相关的知识和新闻。开始小王也不想和我说话,后来听我说的多了,就慢慢的开始有了一些回应。到后来他的话就说的多了起来,从地震开始一直讲到妈妈离开。小王告诉我说这一周时间他基本上都没怎么睡觉,每天晚上都要梦到自己背着妈妈在走,地震对他来说已经觉得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但是对妈妈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害怕和内疚。每天都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去做事情,也不愿意告诉家人自己的梦,说这样家里人一定会说妈妈的鬼魂在缠着自己,家里人可能会请人来超度妈妈,他就再也梦不到妈妈了,但是梦到又害怕。他问我这样自己是不是会疯掉,会进精神病院。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妈妈,当时如果他能够跑快一点回去,然后背妈妈的路上不休息,就可以多节约几个小时,有可能妈妈就可以救过来。我为什么不能快一点呢?是我害了妈妈!

  “是啊,你快一点就可能有一些希望,但是你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可能吗?”我问。

  “我不知道,我觉得自己应该再快一点,这样我妈妈就希望大一些。”小王说。

  你希望自己能快一点,但是你想过没有,平时在没有地震的时候如果让你按照现在的路线走回去要用多少时间呢?回来的路上你还背着一个人,你能够走多快呢?北川距离江油的直线距离是30公里左右,如果是按照你走的路线估计应该有60公里左右,或许更远,我说。

  可能还是要走那么久的时间,小王说。

  不是可能,是一定会用这么长的时间的,你想想,在你去的路上,还有随时面临的滑坡,飞石,余震……等,其实你能在这种情况下进去已经是很勇敢的了!换这另外的人不一定敢冒险进去。其实你害怕和内疚都是因为你很爱你妈妈,你不愿意妈妈离开你,平时你可能也没有去表达对妈妈的爱和尊敬。其实你可能想通过现在这种方式来表达你对妈妈的感情。但是你想过没有,妈妈希望你什么呢?

  我妈肯定想我好好学习,考一个好的学校,然后考一个好的大学,小王说。

  对啊!妈妈希望你能够认真的读书,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未来。但是你现在却一直在责怪自己,并没有象妈妈希望你的那样去做,我说。

  我知道了,我应该认真学习,但是我晚上总是梦到我妈,第二天就没有精神做其他事情了,小王说。

  你应该和妈妈作个告别仪式,这样你就不会天天做梦了。

  就这样我带着小王找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请他跪在地上,闭上眼睛,想象妈妈就在他面前,微笑着看着他。请小王把想和妈妈说的话全部告诉妈妈,告诉妈妈自己已经尽力了。并告诉妈妈自己以后会认真的去学习的。在这个过程中小王哭的很伤心,后来说到自己会认真学习的时候就停止了哭泣。

  后来通过小王有联系到了他父亲,希望他能和儿子多交流一下。其实父亲很肯定儿子当时所做的选择,只是忙着处理妻子的后事,自己也很痛苦,就没有当面感谢儿子所做的事。我就和他谈了现在小王的情况,希望他能在适当的时候当面感谢孩子为妈妈所做的事。

  就这样,第一次的心理援助就这样告一段落,我留下了联系方式希望以后可以继续和小王保持联系。

  象这种对在这次地震中失去的亲人产生愧疚和自责的案子还很多,这需要我们更多的心理学工作者去帮助他们。在帮助的过程中一定要自然的引导其宣泄一些负性情绪(不要刻意去问一些恐怖的画面),如果出现反复在一个悲伤的情绪中,可以制止,引导起继续往后面说。对与一些自责情绪,要引导其客观认识当时的状况。然后可以做一些放松训练,然后引导其思考现在能够做一些什么对自己和别人都有益处的事情,回到现实生活中来。比较严重的可以做一个告别仪式,也可以请家人做一些支持。

  地震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候,我们中国心理联盟四川分部已经派出了心理咨询师近百人次。感谢四川心理学相关的专家和教授,感谢我们的心理咨询师和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

  现在我们中国心理联盟北京总部和人民网为了更好地帮助亲历地震的灾区人民和参与救援的工作人员们疏解心理压力,帮助他们走出心理阴影,恢复信心,重塑美好生活的勇气,开通了“5.12全国心理援助热线400-882-8512”。现在还需要大量的心理咨询师,希望得到更多的有爱心的心理学工作者的支持。
最新评论
如何跳出传销圈套 
就是就是 
有意思! 
我们苦啊 
娱乐应有圈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全站搜索 资源下载

首页链接:心理在线  品牌导航 乐评网 3+2+1奇迹英语  

四川成都心理咨询中心版权所有(copyright):成都情感驿站健康咨询有限公司(2000-2019蜀ICP备19010735)   

联系电话:028-87745275    028-86080110   86080577    邮箱:xlzxfw@126.com

联系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西三段七号西月大厦10楼 

Tags成都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中心 心理专家 心理医生